肉冻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肉冻中文 > 我的治愈系游戏 > 第710章 器官工厂

第710章 器官工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荷在看到韩非的瞬间内心产生了终于得救的想法,但仅仅几秒之后她又看到了大孽,那比怪物还恐怖的巨鬼让她的心又一下跌落到谷底。

刚从鬼巢里逃出来的小荷,将自己捆有牌子的小腿往后缩了一下,那牌子是英叔留给她的最后一件东西。

“别怕,我看起来应该不像是坏人吧?”韩非面带微笑,手握刀柄。璀璨的刀锋划破黑暗,他猛地向前冲刺,人性的刀锋从小荷脸颊劈下!

擦身而过,韩非将手中的屠刀斩向小荷身后的怪物,血液如同两条红色的绸带在长廊中飞舞,等小荷缓过神回头看去的时候,她一直害怕的肚皮怪物已经被劈砍成了两半。

韩非站在怪物的尸体上,人性的刀锋映照着他的脸。

“东边的通道里之所以没有鬼,是因为那些脏东西都被你们杀掉了?”小荷--直担心外面的世界也变得和医院里一样,韩非的出现让她眼中燃起了希望:“你是来救我们的?

“这座城内除了我,应该没有谁会在这么危险的时刻还到处救人了吧?

韩非开口说话时,越来越多被韩非救下的市民进入通道,大家不敢距离韩非太元。

其中有很多幸存者看到了关于韩非的视频,也清楚养父母对他的指控,但当大家真的和韩非接触下来后,都觉得他不是视频里说的那种暴徒。

人格魅力确实是真实存在的,手持屠刀的韩非永远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所有后来者只需看着他的背影,便能从中获得向前的力量,坚信希望。

大家的眼中有不断前行的韩非,但韩非的眼前却是一片黑暗,这可能也正是他和普通幸存者最大的区别。

“你脚踝上的牌子是谁的?牌子上的姓名有什么含义?”

“这是太平间为了区分尸体悬挂的牌子,给我牌子的人叫做刘英雄。你听我说,他虽然死后变成了鬼,但他和其他的鬼完全不同!不仅没有伤害任何人,还绞尽脑汁救下了很多无辜的灵魂和医护人员!”小荷希望韩非可以去救英叔和太平间里的其他患者,但她又担心韩非一刀把那些残魂劈死,所以拼命解释起来。

“百鬼祝福,我倒想看看这天生的鬼王长什么样子?”韩非走到太平间门口,此时通往地下的铁门上已经开始浮现出大量蝴蝶花纹,那些血垢组成了一双正在不断舒展的蝴蝶翅膀,因为韩非不断破坏梦的仪式,它似乎是准备要提前开始自己的复生计划了。

“嘭

坚固的铁门]被大孽轻松撞开,门后的太平间已经变成了人间炼狱,所有敢于反抗的残魂全部被-根根血管洞穿,他们灵魂当中的色彩被逐渐抹去,一生最宝贵难忘的记忆让梦偷走了。

“英叔!”小荷一眼就看到了那位老人,对方的身体被四头肚皮开裂的怪物拖拽着,眨眼间便消失了。

“那个被针对的老人就是牌子的拥有者吗?”英叔和韩非心目中鬼王的形象相去甚远,不过他在英叔身上似乎看到了深层世界的本质,也许正常的深层世界带来的不全是绝望。

拥有徐琴的诅咒和大孽帮助,韩非很快便接管了现场,医院里的怪物和残魂统统被他喂给了那些特殊市民,普通的鬼怪对大孽提升不大,徐琴更是需要接近恨意的鬼才能恢复黑火。

“你们这医院的太平间是不是有点太大了?”韩非去过很多医院,出于职业需要他也进过很多太平间。

“地下还有-层,平时主任禁止我们过去。

“你们主任还活着吗?”韩非需要更多的线索。

小荷朝四周看了看,指着门口的一滩血污:“它在这里。”

使用触摸灵魂深处的秘密,韩非从血泥中捞了很久,也没碰到什么东西,王医生已经魂飞魄散了。

“看来只能我们自己下去了。”韩非朝着身后招手,赵孤和姗姗从队伍中走出,开始让家人去吞噬医院里的怪物,救助那些患者的残魂。

“看到医院里的这些患者,我对未来又多了一-丝希望,愿意维持秩序和光亮的,不仅有人,还有一部分鬼。

撞开太平间深处的铁门,韩非让大孽在前面开路,他和阎乐走在后面。

其实阎乐现在也习惯和韩非走在-起了,她从没想到韩非可以走到这一一步,眼前这个年轻人带给了她太多惊讶,让她第一次感觉到原来真的还有活人能够挑战无所不能的乐园管理者。

“梦为什么要收集那么多活人的躯体?根据我们收集到的资料,这家医院一一直在私下从事器官交易,梦好像占据他们院长和大部分管理层的身体,用增加寿命为筹码驱使他们来为自己服务韩非并不是什么莽夫,他进入医院后第一时间就开始收集各种资料。

在这个混乱的时代,过去私立医院的罪状已经不算什么,那些光明时代的妖魔鬼怪终于不用再隐藏,直接从幕后走到了台前,张牙舞爪去剥夺活人生存的权利,肆无忌惮去伤害曾经的同类。

“梦给自己准备的八场仪式对应着八具不同的躯体,脑海里的水怪代表着极致的邪恶、丑陋和灾难,整形医院里的仪式代表着无尽的潜力和可以被预测的未来,这家私下从事器官交易的医院则是梦的肉体试验的中转站,它想要打造出一具拥有最强生命力的躯体。”阎乐妈妈现在不再对韩非隐瞒什么了,她是一個很实际的人,谁赢帮谁,而现在韩非的赢面很大。

“用各种不同器官拼接?这梦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它以为人是积木吗?”想要创造培养出一个完美的人,傅生和傅天的做法才是正确的,耗费几十年的时间研究人体从方方面面去完善人体,梦则完全是在用怪物的思维模式去做事。

“它要的不是器官,它是把自己的一部分放入不同人的身体器官中温养,最后再把自己的身躯重新拼接好。

“你说到现在还没有告诉我,梦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你可以大概描述下它现在的样子吗?”韩非对梦充满了好奇,这梦是那个时代的管理者,也是已知的不可言说之一。

阎乐妈妈摇了摇头,不敢再开口了。

“不说就不说吧,我也不为难你,等我找到机会,一-定要让大孽当着你的面把梦吃掉,破除它在你们这些人心中留下的恐惧。”

顺着通道向下,韩非耳边逐渐响起了孩子的哭声,在这太平间深处的隐藏密室里居然有很多婴儿。

“新生儿?”韩非眉头微皱,以梦的行事风格,它根本不会对婴儿心慈手软。“你还记不记得我给你说过,这仁爱私人医院里存在两场梦的仪式?”阎乐妈妈说出了实话:“其中之一就是那些散落全城的器官,那场仪式同样是梦为自己准备的后路,它怕自己做某些事情被其他管理者发现,所以就不断拆分自己的身体,只要城市里还有一个人的器官上沾染有它的身躯,那它就不算完全被杀死,还有翻盘希望。

“另一场仪式呢?”

“仁爱私人医院里的另一场仪式是梦临时添加的,它在窃取活人的健康和器官时,不光看到了人们对死亡的畏惧,也看到了很多人身上闪光美好的地方。在生死面前,人们的选择和面对的态度都不相同,其中有一部分人就算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依旧如同绽放的花朵,连死亡都无法夺走他们的艳丽,这些属于人的美好让梦动起了心思。”阎乐妈妈偷偷看了一眼韩非手中的屠刀:“梦尝试把所有人的美好品格汇聚在一起,用那最美丽的灵魂为自己塑造身体。”

“可这跟那些婴儿有什么关系?”

“再好的颜料也需要在干净的纸上作画才能展现出来。”

美好的灵魂是色彩,新生的孩子是画纸,梦为了复生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八种复生仪式,采用了八种不同的方法,它还为自己准备了八个不同的躯体,这么恐怖的敌人,也难怪以傅生和其他几位管理者的能力都没有把它彻底杀死。”

在婴儿的哭声当中,韩非他们进入太平间深处。

在这仁爱私立医院当中,韩非也看到了迄今为止最荒诞怪异的一幕。

停放着医院所有逝者的太平间下面,是聚集了大量新生儿的产房,死亡和新生就隔着一层墙壁,石砖上下便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我不是说过,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进来吗!”沉闷的声音在长廊中响起,嗡嗡的,震得韩非耳道生疼。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韩非眉毛轻轻上挑,除了新生的产房和太平间之外,这家私立医院地下还有一座人体器官工厂,被肚皮怪物抓来的活人就是一个个原材料,他们自从进入这里后就再也没有名字、年龄、尊严,只是一件件像人的“物品”。

合适的活人会被工厂深处的怪物留下,进入下一步,如果能够连续通过几次筛选,他们将成为“梦”身体一部分寄生的宿主。

至于那些没有通过筛选的人,则进入另一条通道,被制作成了剖开肚皮的怪物。“原来这些怪物,都是曾经的活人!”小贾看到这些后,捂住了眼睛:“怪物抓来活人,把活人变成怪物,接着去抓新的活人,事实上根本没有怪物,只是人在外界力量的干预下,相互迫害厮杀,不断循环着同一个悲剧。”

“你说的很有道理。”韩非轻轻拍击大孽的头颅:“悲剧在不断重复,但总会有人站出来,打破这个循环。”

得到韩非示意,从人蛹之中诞生的大孽朝着器官工厂冲去,所有罪孽都将被毁掉,不会再留下任何東西。

“是谁在那里!滚出去!”沉闷的声音再次响起,器官工厂所有運转的器械都被强行停止,一个身体上缝合了无数蝴蝶纹身的男人从某天机器里走出,他的血肉和医院的机器粘黏在一起,血管代替了仪器的管道。

他的后脑被挖开,那里面放着一个漆黑的虫茧,跟之前韩非遇到的那些虫茧不同的地方在于,这虫茧当中东西已经生长了出来。它的后半身体还在虫茧里,前半部分则钻进了男人的大脑当中,和他融为了一体。

“院长?”小荷看到器官工厂深处的男人后,眼中满是震驚,自己最尊敬的院长竟然是一些悲剧的源头!

“原来是你把他们领过来的!你该死!我在你入职第一天就该把你塞进地下!”男人畸变的身体缓缓向前,他身后那些与血肉融合的器械开始变形,他仿佛拉扯着整座器官工厂碾压过来。

“梦总是会搞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阎乐妈妈只是觉得恶心,但跟在韩非身后的其他人却都已经不敢再继续看下去了。

“我要把你们全部做成礼物!献祭给神明!”

院长感受到了大孽身上恐怖的气息,他身上的血管一条条爆开,器官工厂里爬出了一个个肚皮开裂的怪物,它们好像一群嗜血病变的蝴蝶朝着韩非冲来。

有大孽在,韩非基本上不用出手,它独自就可以和整座器官工厂对抗。“梦一直想要培育出极恶和大灾,但它估计也想不到,最后培养出这至恶之鬼的,竟然会是我这个至善之人。”韩非觉得造化弄人,可仔细想象,他最初获得的几个人蛹都来自幸福小区,那些人蛹很可能不是蝴蝶遗失,而是老楼长傅生专门搜集喂养的。

傅生没有帮过韩非什么,但他留给了韩非很多东西,如果韩非可以好好利用他们那固然极好,假若韩非没有做到,那他也可以在韩非的身体上复生,重新拿回一切。

自喻为至善之人的韩非一直在观察院长,等他发现院长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大孽身上後,果断收敛气息,悄悄躲藏在大孽后面,等靠近院长之后,才将屠刀露出。

1秒记住笔趣阁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iduoxs.com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