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冻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肉冻中文 > 镇妖博物馆 > 第八百零八章 天倾西北,地陷东南

第八百零八章 天倾西北,地陷东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玉虚,元始……

这样的名字缓缓道出,伴随着一位位神灵躯体的陨灭,伴随着金正蓐收残躯的滑落,明明只是普通的言语,竟也带了难以想象的震慑和恐怖的压制力。

得益于残留在此地的,【浑天】和【后】的论道气息。

哪怕时间也不曾将他们的痕迹吹走,卫渊得以施展出了真正【域中四大】之境的一剑,以人为开始,两次变化,最终推演到极致,摸到了【道剑】的门槛,而后一剑刺出。

西海金正蓐收完全没有来得及开启彻底的神话概念。

就已经被这一剑洞穿眉心。

作为速度和凌厉程度都极为强大的金正。

这是祂第一次遇到连开启神话概念都来不及就被直接洞穿的招式。

白发道人敛眸。

感觉到自己的眉心一阵阵的抽痛。

‘金正蓐收会觉得,区区一介小世界的主人不必值得在意。’

‘金正蓐收会因为木神句芒在,因为后者不逊色神农尺的治愈能力而放松警惕,会下意识端着西方之帝的尊严,只是将神话概念开启,而没有彻底覆盖全身,这样会展露出类似于畏惧胆怯的情绪。’

‘蓐收不喜欢这样的内在情绪。’

三条命运线的波动,只是从侧面干扰,稍微影响到了蓐收的情绪,催动后者做出了暂缓开启全力作战姿态的概率,大概就是从一半一半的概率拉到了约莫七成,卫渊就已经感觉到了精神的巨大消耗。

以人的身份去拨动天的权能还是太勉强了。

而现在,也已经无法再拨动句芒的思绪了……

不过,这毕竟是【浑天】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唯独先天地生的【道】可以影响到【天】,而以人之力阐释大道,是唯独卫渊自己走出的域中四大之路才有可能做到的,无论是【后】的厚德载物,还是说【浑天】的天覆苍生,或许在其他方面超越卫渊。

但是却也有绝不如卫渊的地方。

如同共工波涛蓄势天下无双,帝俊单体战力绝世,决不能和伏羲拉开距离作战。

卫渊看向句芒。

蓐收的暴死,让祂的警惕直接拉到了最高,让祂几乎有化作惊弓之鸟的恐惧,抬手抹杀一海之帝,这是哪怕娲皇,后土这样不擅长战斗侧的十大巅峰都无法做到的。

“你的实力……”

“不是。”

卫渊道:“我远远没有抵达我朋友的境界,所以你可以放心。”

句芒下意识松了口气,下意识觉得安心下来,就好像对方真的没有对自己的杀意一样,而后祂立刻的察觉到了自我意识的偏离,下一刻,意识到了那句话——

‘此人难道是十大巅峰?’

‘不是。’

‘我远没有抵达我朋友的境界……’

‘朋友……’

句芒心中恐惧,而后看到那白发道人迈步走出,几乎本能地后后撤,而在这个时候,其所处的,巨大山脉一按恢弘的行宫竟然出现了几乎不可能出现的阵法坍塌,是阵法出现了一个节点的错误,导致了一连串的爆破。

“!!!”

“你!”

句芒惊怒后撤,道:“我没有对你的小世界出手!”

无数的木行之气汇聚,在其生前化作了无数的概念类防御,有万木苍青,也有无边生机,无数的光芒汇聚,果不其然,在其做出反应的下一刻,白发道人出现在他身前。

并指点出,右手直接点在了这盾牌上。

【不周山权能】——以双手接触概念。

咔嚓咔嚓的碎裂声音。

句芒瞳孔收缩,看到自己那以法则汇聚的,非万木之力无法穿透,而万木之力却也无法对自己产生伤害的防御出现了丝丝缕缕的裂痕,袖袍之中,一缕锐气爆发,长安剑旋即刺入盾牌防御。

铮然鸣啸。

句芒双手支撑法则。

几乎眼睁睁看着那白发道人眼神淡漠,右手握剑,剑锋一点一点地刺穿了前面的法则,一点一点地指向自己的眉心,而在这个时候,句芒的无边生机也已经感应到了对方的虚弱。

他并非是全盛!

刚刚的那一剑,并不是全无代价!

句芒心中燃起生机。

而后双目抬起,透过法则清晰地看到了眼前白发道人,东方乙木最为擅长诸多气机的辨别,他神色微微惊愕,脱口而出:“是你!!!那个和大荒冲突过的人族?!”

话音说出,反倒是句芒面色微白。

自己看出了对方的真身,对面恐怕是绝不肯放自己走了。

万木化身,苍青之体,无边生机流转,自可以生生不息,句芒本来都打算拼死了,却突然微微一怔,脸上旋即露出了狂喜之色,他感觉到了一道气息正在飞快靠近。

而仔细辨认一股正在以跨越岁月般的速度抵达的,正是十大巅峰之下第一阶梯的噎鸣,实力在自己之上,代表着天帝的副手。

而这个时候,卫渊也感知到了噎鸣的逼近。

噎鸣也察觉到了这边的波动,疯狂加速。

白发道人脸上神色微微古怪。

然后摇了摇头,嘴角抽了抽。

‘噎鸣是大荒立场,肯定不希望看到句芒和蓐收一起没了。’

‘从帝俊的立场上,会选择出手,会制止接下来的战斗。’

‘论我的援军最后来了之后发现成了我的敌手,而更重要的是这個援军还是我自己想尽办法找过来的情况,这到底是个什么级别的冤种’

‘过去的我’

‘你究竟干了什么啊!’

句芒脸上浮现出快意的神色,双手一转,仗着那无边的磅礴生机,仗着自身对于万界木行之力的控制,直接尝试要控制住眼前的道人,要拖延事件,要等待噎鸣前来。

众所周知,岁月之主从不曾迟过。

谷蹙

“这样吗……”

青衫白发道人右手持剑,左手并指虚斩,袖袍微微展,语气平淡:

“敕令,噎鸣不可来此。”

句芒正要大笑。

突然微微一怔,感知到就在噎鸣的那个方向,突然出现了一股股空间的风暴,而这个空间风暴当中甚至于还有丝丝缕缕的时间之力,而抚平时间的涟漪,是岁月之主的职责,噎鸣的动作不可遏制微顿。

?!!!

句芒神色凝固,脸上的微笑迅速消失。

看着那边气质苍茫悠远,背后大道开辟之音的白发道人。

头皮发麻。

走!!!

遁光一敛,毫不犹豫地迅速后退,但是不知为何,句芒前方的道路总是出现阻碍,神灵并非是无所畏惧的,那是十大巅峰的境界,而句芒之神,祂很强大,但是却绝不是蓐收那样的强大,而是类似于神农鞭那样的强大。

祂根本不是战斗侧的神。

而现在,足以对他造成一定阻碍,虽然无法伤害到他,但是也必然会托住祂脚步的奇异现象不断地发生,而且是一个连接一个地发生,完全不讲道理地发生!

轰!

空间的风暴乱流擦过了句芒的衣摆。

下一刻右脚所踏之处便爆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和怒吼。

这里有剧毒的巨兽,而现在这巨兽震怒的发动了攻击,转瞬便被无数的藤蔓撕扯抽取了魂魄,但是句芒的动作在这一些接二连三的意外下不断地被拖慢。

只是还好,还好自己远离了那个白发道人。

还好对方并没有追来。

祂解决了手头的一个个麻烦,抵达了前方,而后看到青衫白发,神色凝固,下意识环顾周围,刚刚只是慌不择路,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只是绕着这小世界奔走了一次。

“万木!”

句芒低吼,一件件神兵自行宫的碎片当中飞出。

流光交织变化,带着撕裂敌人的锋芒,而句芒敛眸,让木行的规则包裹住自己,而后在极限情况下可以和石夷的回血速度比拟的神通开展,生生不息,只是旋即句芒发现自己失策了。

这里是金正蓐收战死的地方。

这里的金属性元气浓郁到绝望的级别。

而金克木,导致他的神通和概念受到了相当程度的干扰。

但是即便如此,祂仍旧有把握支撑着,有把握等到噎鸣的抵达,木行的元气除去了操控生机的概念,令生机绝对内敛,外侧化作不逊色于山峦的防御层也是可以的。

是能够在三界八荒排得上号的防御概念。

看到那剑似乎被自己的概念阻拦,无法刺穿。

句芒松了口气。

“……成了。”

心中隐隐的怒意,疯狂,愤恨都升腾起来,只打算之后自己也要开始涉猎杀伐类的概念,要去执掌西海蓐收的权能,要去和帝俊联手,要揭露出眼前玉虚的身份,而后让人间界付出代价。

白发道人拂袖让剑光收入袖袍。

周围的法宝无法伤害到他,而后句芒看到白发道人眼底有讶异之色,摇了摇头,不知为何,句芒心中突然出现了极为强烈的预警和恐惧,而后他看到白发道人伸出右手。

五指微微分开。

天的苍茫,大地的浑厚,同时出现。

撑天拄地。

人行其中。

而后……

句芒疑惑的注视逐渐变得惊恐无比,他终于意识到眼前的人要做什么,白皙手掌微微翻转,五指未曾握合,而是平静按压,于是天崩地裂,天柱崩塌,以人之身,推倒天柱。

令大地塌陷,令苍天崩殂。

此为天倾西北,地陷东南。

此为【翻天】!

白发道人右手按在了句芒的首级。

层层的破碎声。

木神的防御层一层一层崩溃。

而后手掌按在木神的额头。

只是一个瞬间,木神句芒的神魂破碎化作齑粉,七窍流血,头颅重重一垂,白发道人看着不甘气决的东海之帝,道:“……在你们踏足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没有第二条道路了。”

“可惜,你如果愿意拼死一战的话,我绝不可能如此轻易地赢……”

岁月的概念流转,噎鸣抵达。

当噎鸣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了遭遇的突发事件,抵达此地的时候,祂瞳孔骤然收缩,看到了死去的西海之帝蓐收,看到青衫白发的道人收回了右手,四海之帝当中最为擅长生机的句芒坠落。

苍茫,悠远,漠然。

隐隐然带着,那种命中注定的感觉。

噎鸣掌中白驹剑瞬间出鞘。

“你是谁!!!”

卫渊看着噎鸣,他已经没有战斗的力量,也没有战斗的心情。

白发道人斟酌了下,摇了摇头,道:“要进来坐一坐吗?”

他漫不经心转过身,脚步平静,青衫朴素。

“【后土】当年喜欢的茶,应该还有。”

“要尝一尝吗?”

PS:今日第一更…………

1秒记住笔趣阁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iduoxs.com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