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冻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肉冻中文 > 霸武 > 第三一零章 他们一定在看着我(求订阅)

第三一零章 他们一定在看着我(求订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无相神山道一殿,聚集于此间的众人无不面现喜意。

便连一向神色冷肃的戒律院大长老卢守阳,也不禁将唇角拉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成了!这个归元剑宗的小杂碎,倒是做了件好事。以后诸位师兄弟遇到此人,倒是不妨留他一条性命。”

“他们已动身往九曲魔肠窟走了,可怜见的!等了这么久,这小家伙总算找到头绪了。”

“他实在太贪心,以楚希声的悟性,只需往九曲魔肠窟里面走上一段路,就定能想明白。他偏偏要贪恋外面的天材地宝,耽误了这么多时间,足足半个月!”

“这小混蛋,简直钻进钱眼里面去了,害老夫在此处等了足足一天多,在这里干着急。”

——秘境内的十二天,就相当于外面的一日。

王白眉则神色淡定,不以为然:“你等怎的如此浮躁?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等能尽窥秘境中的情景,自然能得知其妙。楚希声人在局中,又如何能得知这剑招与九曲魔肠窟息息相关?

现在的时间也很充裕,楚希声参研出完整的剑招已不成问题。接下来只剩下最后一步了。”

“最后一步才难办,烛光阴定不会让他轻易得逞。我担心最终没能将木剑仙救出来,反倒得罪了烛光阴,得不偿失。”

“得罪了又如何?”

术师院大长老知非子眯着眼,眸中透着一抹厉泽与渴望:“此事无论如何都得试一试的,拼上我们一宗之力都得试。烛光阴与我无相神宗,不过是彼此利用,互取所需,它的喜怒哀乐,生老病死,与我等何干?此人如果醒来,就是一场浩大神劫,实为我宗大敌。

倒是木剑仙,他于我人族有极大恩德,又与我无相神宗的源头愚公智叟有着极大干系,我们既然知道他被封于时之秘境,那么于情于理都需施以救助。何况这位,还是昔日的一品术师宗门‘太微垣’的太上长老。”

他说话点到即止,没有言明。

在场众人却都明知其意。

昔日‘太微垣’覆亡之际,其本山‘太微山’沉入大海,不知去向。

据说‘太微山’内拥有这世间最完整的术师传承,拥有所有的‘天罡地煞’——也就是天榜三十六法,地榜七十二神通。

他们还有着两大失落的术法圣传,还有着一件足以与他们无相神宗的‘神妄剑’并驾齐驱的超品神宝!

然而两万年来,无人知道‘太微山’的下落,也无人能进入其中。

知非子身为术师,将太微垣视为术法之宗。

他对太微山的渴望,可想而知。

而这个世间,唯一能够寻到太微山下落的,可能就只有那位木剑仙了——

无相神宗如能兼纳昔年的太微垣传承,在天下间的地位只会更加稳固.

何况木剑仙本人,就是能与那些世界极境对抗的强大存在。

他本人的价值,就足以让无相神宗付出重注。

与这些好处相比,得罪烛光阴算什么?

他们就连那时之秘境都可不要!

“咸吃萝卜淡操心!如今我等都是局外之人,有力都无处使,议论这些有何意义?救不救木剑仙,能不能救,那都是楚希声的事。”

御堂大长老燕归来目光幽深,拨弄着他颌下燕须:“且看着吧,木剑仙创出的这式剑招,不止是能救他脱困那么简单。”

众人闻言都心神一凛,定目看向了燕归来。

他们毫不怀疑这位的言辞。

燕归来虽是在场众多大长老中最年轻的一位,然而其天赋悟性,却是他们当中最出色的,甚至凌驾于宗主李长生之上。

这位既然道出此言,自然是其根据的。

木剑仙那式剑招中,究竟藏着什么奥妙?

※※※※

幽暗的洞窟内,小玄武在窟内复杂崎岖的地面快速行走。

这里的地面确实挺崎岖的,起伏不定,凹凸不平。

好在空间还算宽阔,以小玄武的体形行走其内,就像是铅笔插入到茶杯中的感觉,

小玄武也不在乎地面是否坎坷难行。

它的GUI头往前一个呼吸,就把前方十丈内的地面都冰冻了。

小玄武都不用四足走,把脚都缩在龟壳里面往前一溜,就直接滑过去了。后面则用风力助推,非常的轻松闲适。

楚希声则坐于龟背上,神色专注的在一块宽约两丈的的石头上刻画着。

他正在绘制着一张立体的舆图。

这舆图无比复杂,里面有着无数的洞窟。

整个洞窟群覆盖着周围直径一千五百里的广大地域,上下则达一百三十里。

所以平面图无法尽叙其妙,普通的纸张也没法承载这舆图中隐藏的高深奥理。

所以楚希声特意从路边采集了一块坚硬的石头来刻制。

这三层秘境之内,几乎每一种物质都有其不凡之处。

比如这石头,看起来很不起眼。问题是它能够在三层秘境保持这么大的块头而不被烛光阴的神血侵染,就可知它是何等坚固。

而此时龟背上,仅仅只有楚希声与冷刹那两人在。

‘孤云双鹤’薛氏夫妇,‘风雷双极’古剑,‘暴剑’郭怒,‘煞剑’琴任,‘翻天剑’雷彬,‘辟水剑’曹锋与萧怡几人都已不在其中。

就连白小昭与舟良臣都被打发出去,他们分头行动,洒入到附近的岔道里面,探查周围的窟道结构,灵脉走势。

甚至就连仁中首与他的三个‘归元剑派’的同门,也被楚希声雇佣,参与探索洞窟。

这几位原本是不愿意参与的,归元剑派的弟子,怎么可以给无相神宗的人效力?

岂有此理!

奈何楚希声的刀子太硬,给的也很多。

楚希声开出的价格,是每人每天三千两。

‘风刀电剑’仁中首更贵,高达一天一万两魔银。

不过他还得负责把剑是非那边探索出的结构图那到手,确实值这个价。

鉴于‘九曲魔肠窟’中独特的结构,众人都不敢走远。

众人都以小玄武为中心,在周围十里内探询,以免失联走散。

幸在他们人手还是比较足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楚希声手刻的立体舆图越来越完善了。

就在他们进入这座洞窟一个月之后,这块巨石里面那些被楚希声雕刻出的通道,居然开始了扭曲变化。

这也与‘九曲魔肠窟’的特征相符合。

魔肠窟之所以被称为魔肠窟,是因为它时时刻刻都在动,就像是肠子在蠕动。

此外魔肠窟的所有通道,也会时不时的发生变化。

往往十天前能够走得通的路,十天之后就未必走得通了,

幸亏楚希声寻来的这块石头不但坚硬,还很有韧性,否则就得在持续的扭曲蠕动当中碎裂开来。

楚希声已渐渐的窥知奇妙。

他看着眼前的巨石,眼神幽深:“冷师兄,你随我看过一部分剑招的结构图,应该已看出部份究竟了吧?”

“我只是略有所得。”

冷刹那双手抱剑,语声平淡道:“秘境之主的心像世界很有意思,就像是真正的时序长河,有着无数的分支,也有着无数的可能。

不过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这里更像是一座囚牢,他想用自己的心像世界困住某个强大的存在。如果我猜的没错,那应该就是木剑仙。”

楚希声闻言眉梢微扬,有些意外:“你也知道木剑仙?”

以秦沐歌的博学,也是退出秘境之后,查了许多古时候的史册,才确定了秘境一层的那些剑招真意图,确是出自于木剑仙之手。

“你这话就点小看人了,”冷刹那哼了一声:“木剑仙松延年,以血枫之身成道,是两万年前剑压天下的无敌存在。不过我也是偶然间得知,昔日我见方不圆贩卖过他的一件遗物。那家伙什么生意都做,也包括古董。”

他随后看着楚希声:“观你之意,是要帮助他脱困?”

楚希声闻言哂笑:“我都走到这个地步了,难道还能停下?这对我自身与宗派,都是大有好处的事情。你既然知道木剑仙,就该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一位超品强援,还有太微垣与太微山,天罡地煞神通与两大术法圣传。”

冷刹那目光微闪,随后叹了一声:“不过这对宗派来说未必就是好事,因睚眦刀之故,我们无相神宗本就被天下各方针对。”

楚希声洒然一笑;“那以冷师兄之意,我到底要不要救助这位木剑仙?”

“要!”

冷刹那的语气斩钉截铁:“哪怕事后为此打出狗脑子,也得把这位木剑仙救出来!此举虽然后患无穷,然而这天下诸宗,大宁朝廷,何人能让木剑仙屈了自家的心意?”

木剑仙如果有意让太微垣的传承重现人世,那么他们无相神宗拿定了!

何况这对他们自己也是大有好处的事情。

楚希声吃肉,他们这些提供辅助的人也能喝汤。

以木剑仙的为人来看,绝不会让他们受委屈。

冷刹那又不禁想到了‘风刀电剑’仁中首。

这家伙倒是好运气,有机会接触这无上仙缘。

不过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这位好运的同时,也是霉星高照。

如果归元剑派得知仁中首几人在秘境中为楚希声奔走,在楚希声救助木剑仙的过程中出了大力,那些归元剑派的大长老说不定会气得三尸神暴跳,打断仁中首的狗腿。

只是这一切的前提,是楚希声能够将木剑仙救出来。

冷刹那的面色一凝:“楚师弟,那式剑招,你究竟参研得如何了?”

就‘九曲魔肠窟’的结构来看,木剑仙的那式剑招,明显是与烛光阴的‘心像世界’针锋相对。

这式剑招,分明是木剑仙专为救助自身脱困而创,

“剑招?剑招进展还算顺畅,已经参研了七成多的样子。按照现在的进度,估计也就十天到二十天的样子。”

楚希声神色悠然,看着自己虚幻面板中,那‘九天时轮(残)’的字样。

——此为‘木剑仙’松延年创出的剑招,功用未知。你已经掌握了剑招的所有必要结构,可以用400个血元点将剑招推演完整。

自从进入‘九曲魔肠窟’以来,他的进展神速。

既然知道了这剑招是拿来干什么的,楚希声就知道该往什么方向发力了。

且他有现成的范本参照,只要按照‘九曲魔肠窟’的结构图反着来就可以。

现在就只剩下四百个血元点的进度。

冷刹那却面色一青,语声冷厉:“那你还不专心参研?需知迟则生变,这式剑招越快掌握越好。”

此等紧要之事,就连戒律院大长老家的坐骑——那头懒驴都不敢这么歇!

※※※※

于此同时,在七百里外的洞窟群中,正有十几道身影在奔走追逐,飞速的挪移闪烁。

楚茗身影如闪烁不定的雷霆,又如无所不在的星光,在洞窟中快速的飞行着。

楚茗身为天柱级的天赋,此时已展露无遗,

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身法,都完美避开了剑是非与身后那些人的强大招法,

楚茗身后的一对黑色的蝙蝠双翼,则让她整个人仿佛虚无之烟,让她在虚无与存在之间变化。

即便偶尔有刀罡剑芒轰击在楚茗身上,也会被她用虚实之变避开。

不过双方的消耗都极大,楚茗浑身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一声真元急速消耗。

她的两个道侍楚山楚石也疲惫不已。

二人跟随在楚茗身侧不远,他们刀剑合璧,封锁抵御着后方至少七成的刃光,使得洞窟之内持续的轰鸣炸响,罡气爆震,连绵不绝的兵刃交击声,刺得人耳膜生疼。

剑是非等人却也没好多少,同样疲惫已极。

他们的气力主要是消耗在遁法身速上。

众人的速度,普遍逊色于楚茗三人。

为了追上这几位,他们难免就要动用一些需要消耗大量真元的法器,秘法与极招,在追逐了十数日之后,不累才怪。

此时的剑是非眉心中的那个肿包,已经逐渐绽开。

——那是他得自于三眼巨灵的神通。

剑是非正在蓄势,只需额心的这只竖眼张开,就可配合他的同伴无上玄宗弟子华九雁手中的一枚重宝‘天罗地网’,将楚茗擒杀。

此举可令楚茗没有退出秘境的时间与机会。。

不过事与愿违,就在剑是非的竖眼张开之前,楚茗却先一步完成蓄力。她手心中那块如黑曜石般的骨头,忽然闪现黑光。

这黑光漫卷开来,居然卷带着楚茗与旁边的楚山楚石,一起消失在这条窟道当中。

这是挪移虚空之法,使得三人的身影都被挪到了百丈之外的另一条窟道。

而此间的众人见状。都不禁怒恨之至,他们跺脚的跺脚,锤墙的锤墙,语中满含不甘。

“艹,又被他们逃了。”

“这贱人,逃跑的功夫倒是厉害得紧。”

“这已经是第七次了,如果不想办法克制住她的翼魔神通。估计接下来,我们还是拿她没办法。”

“小看她了,也不纯粹是个娇生惯养的废物。”

剑是非则是定立在原地,看着前方的窟洞,面色阴沉,目光冷冽,

他随后竟一拂袖,转身御空往来处的方向走。

云天歌见状不禁愣神,高声询问:“剑兄,你不追了?”

“不追了!”

剑是非定住了身,苦笑着道:“我还是小看了她,也小看了她炼化的翼魔神通。这九曲魔肠窟地形特殊,洞窟四通八达无法封堵。既然没办法追上,那就不如换个方法。”

云天歌若有所思:“你指的是时痕草与石心血?此举无异于守株待兔,有点被动。此女也未必有这胆量,在我们眼皮底下取用这两件神物。”

剑是非闻言却是一声冷笑:“此女在秘境中坚持不退,唯一的理由就是为这两件神物了。我们只要找到这两件东西,然后安心等着便是。你放心,她一定会来!”

剑是非说到这里,又再次御空前行:“此女不笨,你想得到的事情,她也能想得到。此女定有十足把握,在我们的面前取得九曲时痕草与石心血,才会坚持至今。既是如此,我们就看她大显神通便是。”

云天歌闻言则若有所思,

他想此策倒也可行,就是之前的追杀都白费功夫了。

这让楚茗与楚希声等人又有了汇合的机会。

云天歌随即就压下了念头。

既然伤亡难以避免,那就不避了。

至不济,他可先那下一些‘石心血’,或是六曲的‘时痕草’,别到最后空手而归。

这也是大伙希望见到的,先落袋为安。

于此同时,在一百丈外,楚茗三人的身影仍在急速飞行。

她准备先找个安全隐蔽的所在,稍作喘息,恢复真元。

此时的楚茗动作虽是迅如闪电,心神却颇为放松。

从生死边缘中挣扎出来的成就感,让她颇为满足。

剑是非那群天柱与超天骄,也不过如此——

只要她认真起来,全力以赴,是能够应付的。

楚茗急飞的同时,又不自禁的借助翼魔神通,洞照虚空。

她想此时在无相神山道一殿,宗主李长生一定在看着她,甚至那几位大长老也可能在场。

那些人现在该知道,她楚茗目前的战力虽不如楚希声,可潜力却一点都不弱于那个杂碎!

她现在缺的就只是睚眦传承。

只要自己转修了无相功,修了睚眦刀,当今世间的超天柱中就定有她楚茗一员。

就当楚茗畅想至此的时候,她忽然神色微动,回望身后。

后面的剑是非那群人,这次居然没有追上来?

楚茗先是惊奇,随后就唇角微扬,现出了几分惊喜。

她加速奔行,直到逃出二十里外就蓦然停住了遁法,悬立虚空。

“速速布置阵法,开始堪舆,速度要快!一定要尽快锁定住那两件神物的方位。”

那九曲时痕草与石心血是在一起的。

楚茗进来之前有过周全的准备。

她手里有一枚位阶三品的玉符,可以帮助她在形势极端恶劣的情况下收取那两件神物。

不过最好是赶在剑是非等人之前寻到九曲时痕草与石心血的位置,如此一来会更安全。

1秒记住笔趣阁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iduoxs.com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